もにこ

这里诞塔,也可以叫我小九。
努力ing
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能得到回应。
希望你们去看看我关注太太,老师们,他们是一群很优秀的人。
封面:蝴蜜_himi

【恋与bg/白起x你】白啾啾

白啾啾
*有名字提现
*白起x你
*ooc出边际但还是希望能喜欢
*放飞自我的产物



  我得到了一只小鸟,一只蓝白相间的小鸟。
  呃……但具体的来讲,是我和这只小鸟不小心相撞了。
  事情是这样子的,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,走得好好的。突然有一只小鸟,啾的一声撞到了我的头。我被那只小鸟撞得有点愣,而那只小鸟也睁着琥珀色的眸子呆呆地看着我。
  这个样子像极了某位白警官早上醒来的模样。
我看着被我捧在手中的鸟,摸了摸它的毛发,说:“没事吧。”
  见它还是一副呆呆的样子,我把它放到了旁边的草丛。
  然后这只小鸟像是喝醉了一样,摇摇晃晃地跳出来,噗哧两下翅膀,飞到了电线杆上,呆呆地思考人生……恩,鸟生。
  我把早上的奇遇告诉了白先生,并笑着说:“如果你哪天看到了这只小鸟,记得帮我问一句,你的脑袋还疼不疼,我知道我是有铁头功的。”
  说道铁头功,就不得不提另外一件事情了。
  我比先生矮的多,但别看我人小,我的力气却大得惊人,公司里的那帮小姑娘们天天找我拧瓶盖。对于这件事,我先生也深有体会。
  先生出差,每次我去机场接他的时候总会疯疯癫癫地撞到他的怀里。这时候我先生会轻呜一声,然后用下巴抵着我的头,说:“我回来了。”
  可我那时傻,一心以夫为重的我以为他受了伤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,在猛得抬头的时候,我又听到了我先生的轻呜声。我连忙摸着先生的下巴,嘴里喃喃道:“对不起,很疼吧,真的抱歉啊。”
  小九啊,小九……你真的不去少林寺练铁头功还真可惜了。
  我经常对自己这么说到。

  有一次,我在一个学校去采访,做调查。路过篮球场的时候不小心被篮球给砸到了。但我是没事了,有事的是篮球,被我砸出了一个小小的洞。
  先生听到我的说的话,显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。我也暗地里吐了吐舌头,这话说得连我自己都不相信,我又不是毛利兰,头上有个角。
  其实本来是没事,抹口口水随便擦擦就过去了。可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传到我先生耳朵里了。
  我再三向先生展示自己的头表示没有太大的问题。但最后我先生还是送我去了医院,虽然检查出来就像我说的那样没事。
  他说:“我有能力保护你,可我却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。我不想你出任何的意外。”
  看着他的表情,我知道他害怕了。
  在和我先生交往的那段时候,看上去他对我言听计从,但实际上是他把我吃的死死的。
  不允许我吃垃圾食品,甚至把我最喜欢的麻辣烫也戒掉了。
  我一直在想,他会害怕什么呢?但长时间的相处下来,发现他什么都不怕,面对子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。我想,这么强的一个男人会害怕什么呢?
  这个答案我在不久之后就知道了。

  他害怕我死。

  我曾经出过一次意外。在我醒来的时候,看到病床旁边趴着一个人,握着我的手,那个人就是我的先生。
  护士小姐姐告诉我,他守在这里好久了,睡都不睡,一直守着我,半个小时前他才睡去。
  她告诉我,这是我昏迷这几天唯一休息的时候了。
  我先生还是穿着我出事那天的衣服,乱糟糟的,领带都系歪了,头发也乱乱的,还带着重重的黑眼圈和胡渣。
  我不知道是我的动静太大,还是他睡眠太浅,我一动他就醒了。
  “小……小九?”他不确定地喊着我的名字。
我很喜欢他喊我的名字,他一喊我的名字我就会立刻缴械投降。
  “我……我在。”由于长时间没有进水,我的声音十分地沙哑。
  我想对他说太多太多的话,可一句也说不出。
  那天,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强的男人在我面前哭。
  从那以后,他更加关心我的身体状况。不让我受一点点的伤。

  我躺在床上,看着旁边那个人的睡颜。
  “你对我真的是好啊……在这么下去,我会越来越依赖你的。”我揉着我先生的脸,说道。
  “那就依赖吧。”他突然睁开眼睛,把我吓了一跳,他握着我的手,说“既然上了我的贼船,就别想下去了。”
  第二天,我是揉着酸痛的腰上的班。
  我的先生啊,他是一个极好的人,但同时却又是一个极坏的人。

评论(5)
热度(54)

© もにこ | Powered by LOFTER